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续冬 > 文章归档 > 2011年08月
2011年08月31日 14:41

反采访

 

因为出了本《胡吃乱想》,时不时会在豆瓣上收到一些做媒体的豆友们求采访的豆邮。作为一个打酱油的居家土厨子,我从来不敢以美食家自居,所以好多把我误当成美食家的采访请求我都婉拒了。但有一封豆邮却是我无法推辞的,因为这位求采访的记者妹纸告诉我她和她老公也是像我们夫妇一样没什么追求的居家土厨子,而且她还提出要给我们带阿子很喜欢吃的云腿月饼作为采访贿赂。于是我就从了。

 

不多日,云腿妹纸如约来采访了。...

阅读全文>>
2011年08月30日 09:04

渣摄及被摄

渣摄及被摄  
没有莉莉周的一切(黟县·南屏)
南屏扫射 某寺庙门口的蜘蛛精,该渣图拍完的一瞬间,蜘蛛精朝我喷射了毒汁。 关于就在蜘蛛精镇守的这座庙里,一个疏朗的青年僧人突然走上来相认,说是n年前选过我课的P大毕业生 -------------------------------- 以下为被友人摄 昨天日志里的宏村月沼扫射图之工作照 我也有装必力体

 

...

阅读全文>>
2011年08月28日 19:56

蟹壳黄

蟹壳黄



两年前我们曾经肩并肩
坐在村中的月沼边。
四周围,炊烟和炊烟
聚在一起,把全村的屋檐
高高举起,让它们在水面上
照见了自己亮堂堂的记忆。
微风中,月沼就是我们
摄取风景的、波光粼粼的胃:
池水消化着山色、树影、祠堂
和伪装成白鹅浮在水上的墙。
此刻,我一个人又来到这里,
但你也很快就可以重温
这小小池塘里的秘密:
我把整个月沼连同它全部的倒影
藏在了明天要带回家给你吃的
蟹壳黄烧饼里。只要
你一咬开那酥脆得如同...

















阅读全文>>
2011年08月25日 14:06

开学季

教授和高中生开房,

副教授和老婆下宇宙尽头的厨房。

新学期就要来了,且用油烟

继续滋养行星们闪烁的面庞。

阅读全文>>
2011年08月25日 13:56

“文化艺术有道理么?”

忙得没时间做晚饭,就叫了个木桶三国的外卖。

五分钟前,送外卖的小哥来了。

一手交饭,一手交钱,以为这就O了,小哥突然问:

“请问您是研究文化艺术的吗?”

我有点晕,含含糊糊地点了点头。小哥接着又问:

“您觉得文化艺术有道理么?”

我疯了。不知道肿么回答。就小声问他:“你怎么想起问这个?”

小哥抹了抹头上的汗,很淡定地回答:

“我看到有本叫文化艺术的书,但是我没有看。我就想知道这文化艺术有道...

阅读全文>>
2011年08月24日 11:29

如何窝藏“未亡物”

前几天参加了一个婚礼,看上去老实巴交的新郎出人意料地在交换了完了戒指之后,当众掏出俩小本子来送给新娘。
这俩小本,一本贴满了他们恋爱过程中到处旅行、游玩攒下来的门票、车票、电影票、演出入场券,
另一本贴着专门打印下来的他俩之间的全部手机短信。此前毫不知情的新娘一时间被煽得眼泪哗哗直流,
脸上华丽丽的新娘妆被哭成了表现主义绘画,台下的亲友好多也都没绷住,跟着一起飙泪了,
婚礼瞬间达到了高潮。这充分...
阅读全文>>
2011年08月15日 09:19

开心的一天

开心的一天              66年前的今天中午,尼轰宣布无条件投降;66年后的今天中午,我和阿纸收到了两份意想不到的礼物。
一份是豆友 鲜衣怒马午餐·暖照寄来的喜糖,还有一封让我们内牛满面的信——
 
为保护隐私,最后一行的真实署名咔嚓啦
这封信让我们认识到,原来每天刷豆瓣也是可以攒人品的。Bless从未谋面的鲜衣妹纸和午餐兄弟!还有一份是台湾的 管管老爷爷寄来的一幅字/画,他前段时间来北...

阅读全文>>
2011年08月13日 21:33

某活动酱油几则

刚从青海回来,去第三届青海湖国际诗歌节打了个酱油。据说有将近三百号诗人,包括五十多个外国诗人被邀请去,无论谁搁里面都跟宋兵甲番兵乙似的,尤其是凑一块儿开会的时候,场面极有喜感,特别像周星驰《大内密探零零发》的天外飞仙解剖现场,各地赶来的名医庸医土郎中都在场子里颇有礼貌地拱手作揖互称大夫。

外国诗人里面,有好几个身上多少都带点神神叨叨的光晕。这届诗歌节金藏羚羊奖的得主、立陶宛诗人托马斯·温茨洛瓦是...

阅读全文>>
2011年08月12日 13:24

渣摄影的青海

渣摄影的青海  
     
     
青海湖二郎剑一带
青海湖畔,拍的时候饿得我想把这只羊吃了。。。 著名的青海湖畔油菜花 黄河的青海贵德段。在这里做什么坏事都可以,因为跳进黄河水也洗得清。 贵德俯瞰 贵德地质公园 依然是贵德地质公园,像南疆! 我的好基友、著名译者范冠希。谨以此图无私地奉献给广大范晔女粉丝。 ...
阅读全文>>
2011年08月04日 12:00

当心班长向你收照片。。。

 今年是我们那一级大学入学20周年纪念,所以大大小小的同学聚会饭局相对密集了起来。这类饭局的召集人大多为同学中的政界正处副厅、商界500强高管之类的事业上升期人士,叙旧的美好动机之中捎带着扩展人脉的务实诉求。作为同学中罕见的无车无房无子嗣的loser,我并不热衷于参加此类聚会,但万恶的好奇心总是驱使我前去打一打酱油,主要是为了围观当年的姑娘们现在都长啥样了。

前两天我又去了一个罕见的无人脉诉求型跨系组合小规...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