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续冬 > 文章归档 > 2011年10月
2011年10月18日 10:35

太多的空气: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汤姆·斯莱)

胡续冬 译
(汤姆•斯莱,生于1953年的美国诗人、剧作家,执教于纽约市立大学亨特学院。本文译自汤姆•斯莱2006年出版的文集《与幽灵对谈》。)

       我第一次见到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是多年前在马萨诸塞州的普罗文斯顿(Provincetown),他低着头,从一个十二座小飞机的金属舱门走出来,略显迟疑地踏着扶梯走到了地面上。他看上去像是在轻微地颤抖,长脸,面色苍白,此刻回想起来,他的样子还颇有点像皮埃尔•博纳尔(Pierre...


阅读全文>>
2011年10月13日 15:07

史上最励志+最猥琐的乾隆诗碑(谨以此日志纪念乾隆诞辰300周年)

史上最励志+最猥琐的乾隆诗碑(谨以此日志纪念乾隆诞辰300周年)

写于10月10日

早上看了卡丹的豆瓣才知道今天不但是双十节,还是我国古代杰出的诗歌爱好者乾隆诞辰300周年+2 weeks纪念日。为了缅怀这个全国各地到处张贴习作的终身文学青年和书法青年,我一小时前特意到史上最励志也最猥琐的乾隆诗碑前溜达了一小圈。
这地方我饭后遛弯的时候经常去,P大西门一进去就左拐,一直往里走,在鸣鹤园再往北的整个燕园最西北角,一大片干涸的池塘边上的一大丛荒草里。可能也是史上最不受待见的乾隆御碑...

阅读全文>>
2011年10月09日 09:35

空椅子

那把不知被谁家丢弃的椅子
一直放在干涸的池塘边。
椅子腿深埋在杂草里,后面,
是一棵绿得有些吃力的
老榆树。每次我们经过这里,
那把椅子都让我觉得
我们好像在一起了很多年,
好像我们从清朝、从古猿时代、
甚至从一个叫做榆钱的星球
一直手拉手走到了现在。
一把无人安坐的空椅子,就是
一个宇宙的漏洞,像
木质的始祖鸟,骨骼间回荡着
两股清风在云端吃面条的
吸溜吸溜的美好声响。

 

阅读全文>>
2011年10月09日 09:31

十字寺-金陵小清新记

十字寺-金陵小清新记

昨天和阿子以及好基友(准确地说是信基督的好友)范百孤带着9枚小友去了房山十字寺和金陵。路线是地铁四号线到新宫站-地铁专用接驳公车到地铁房山线-房山线从起点到终点站苏庄站-房42路阎村站转乘房38路到终点站车厂村。

房山十字寺我一直就很感兴趣,以前读《一五五〇年前的中国基督教史》的时候就想去看看,一直木有付诸行动。它是中国早期基督教仅存的几处遗迹之一。晋代的时候,这里盖起了一座佛教寺庙,唐初景教(也就是基督...

阅读全文>>
2011年10月07日 10:29

10年前特朗斯特罗姆在P大的照片

10年前特朗斯特罗姆在P大的照片
     
     
右边数第三个就是特爷爷,右二是特爷爷的中文译者、帅大叔李笠。
2001年,大概是3月份吧,中文版的《特朗斯特罗姆诗全集》出版,特爷爷来了北京,在P大的勺园多功能厅做了个朗诵会。特爷爷好像1990年起就因中风半身瘫痪了,所以那天一直坐在轮椅里,不怎么说话。那天好些个中国诗人上去读了特爷爷的中译本,我也上去打了个酱油。印象中还有余华也来捧了下场。第二天晚上瑞典使馆为特爷爷设宴,我又去打了个酱...
阅读全文>>
2011年10月06日 12:40

10月3日付家台(珍珠湖路口)-珍珠湖-珠窝火车站暴走记

10月3日付家台(珍珠湖路口)-珍珠湖-珠窝火车站暴走记

原本想去暴走前几年走过的永定河峡谷旧庄窝-幽州段,但现在开往那边的“站站乐”绿皮车时间被调整得很悲摧,不适合当天往返。这条付家台-珍珠湖路线也是在永定河峡谷内,因为去的时候可以坐远郊公车,回来的时候可以在珠窝村坐返京的火车,一天搞定很easy,就选了它。
一大早带着12枚小友(含一枚法兰西科幻男)从苹果园坐892哐当了俩小时到了付家台,就开始了12公里的暴走。前7公里还不错,路边都是永定河畔的湿地地貌,有山有水...

阅读全文>>
2011年10月03日 11:31

纸袋猫

纸袋猫

他们都说卖萌可耻:
作为一只中年公公猫
不卖萌又能做什么大事?

这白色纸袋里
是否有那年春天的好天气?
是否藏着我被割掉的犀利?

更多种活法招呼我钻进去,
摆脱她层出不穷的向井理
和他套路单一的波多野结衣。

这纸袋,就是我的时间机器。
我来不及在里面休憩,
每一秒,我都在忙于活出古意。

他们偷拍我之际
完全不会想到,我正在竹林里
爪拨琴弦,做我的猫中阮籍。

 

卖萌不可耻的阿克黄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