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续冬 > 文章归档 > 2012年07月
2012年07月26日 08:32

三辆车

昨儿跟一德国老爷子聊天,他是前西德的,76-80年在P大历史系留学,是当时为数不多的拿到天朝宫廷奖学金的资本主义高帅富青年。

老爷子提到一件很有趣的事。当时的留学生还不住勺园,而是住在南门里面的26楼。那时候26楼前面常年停着三辆大车,用来接楼里的留学生们去参加各种“谢主隆恩”的活动。老爷子说,这三辆车可不能随便坐的,谁坐哪辆车,大有讲究。、

一开始,1号车是阿尔巴尼亚、越南、朝鲜留学生的专车,2号车属于不...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23日 08:24

在帝都体验灾民生活

在帝都体验灾民生活

昨晚7点多,还没吃完饭,就发现停水了。外面雨下得哗啦哗啦的,家里居然停水,实在是太悲摧了。开始以为暂时停一会儿就会来,过了半个小时,发现还没来水,我就开始打P大维修中心的电话,预料之中的占线。因为洗不了碗也洗不了澡,我有些狂躁,强迫症似的不停地打维修中心的电话,大约过了一个小时,终于打通了,说是P大的泵站被淹了,不知啥时候修得好。还说我们蔚秀园还算幸运的,电还没断,好些楼电也木有了,双停。
还好家里还...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10日 09:12

基情石榴城

基情石榴城

10月3-5号,我从科尔多瓦溜到石榴城Granada去逛了两天。这是个由来已久的心愿,不仅因为读菊花诗人小洛离不开石榴城的背景,更因为我和它始终有一种不着调的渊源。1998年,我读硕士的时候脑子发热学了一阵西语,当时有个格拉纳达大学的青年诗人José Javier刚好来P大当外教,于是我就跟他混熟了,还和他合作,编了一本1999年在格拉纳达某杂志出版的中国当代诗歌专辑。多年以后,我在米国的时候,墨西哥的一份文学杂志不知为何刊登...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06日 09:20

廖伟棠"嫖娼"事件

中午接一做出版的老实哥们儿的电话,说有一件很囧事求教。昨天下午他接到一个操着港普的人打来的电话,老一套,“好久没联系了,猜猜我是谁”。那哥们儿一听港普,张口就说廖伟棠。对方特激动地说:"我奏系伟棠啦,你猜得几准"。然后该“廖伟棠”说第二天到北京,中午一起吃饭云云,双方愉快地挂了电话。
到了昨晚9点多,“廖伟棠”又打来电话,特不好意思地说,和几个朋友在河北一歌厅里找小姐被抓了,求我哥们打钱过去捞人。还...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05日 10:35

国际化早市。。

国际化早市。。

昨儿去早市买菜买果果,身为高龄青椒的我在一摊儿上买了点超辣的鲜青椒,4块8,我给了5块人民刀,青椒大妈找了我俩1毛的蹦。我把那俩1毛蹦揣裤兜里,屁颠屁颠地走了。俩1毛蹦在肥大的裤兜里欢快地搅着基,时不时还拽上我那一大把钥匙来搞群P,裤兜里那动静,别提多闹腾了。
后来我又到小超市买东西,5块2,我掏出了5块人民刀,想起裤兜里还有俩搅基的1毛蹦,就欣欣然把它俩抓出来交给了嫉基如仇的收银大妈(不是手淫大妈)。正准备...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