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3年01月04日 08:47

片片诗

片片诗

片片诗
——写给我们的女儿哥舒

以前,爸爸每天都要看片片,
要么和妈妈一起,看
有很多帅叔叔的片片;要么
自己一个人,看那些
有光屁股阿姨的片片。现在,
爸爸每天都在给你换片片。
你小小的身体是一大片
神奇的新大陆,
爸爸像个冒险家,不知疲倦地
从你身上偷运出沉甸甸的宝物:
黄灿灿的金片片,
水汪汪的银片片。
金片片,银片片,深夜里,
在你直撼天庭的哭声中,
冒险家也会看花了眼,
把湿漉漉的纸片片
全都看成了在夜空中兀自播放的
片片:有时候是公路片,
五年后,我和妈妈拉......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24日 08:52

圣诞快乐!!!

圣诞快乐!!!

回到贵阳以后,我每天都带着肚里坠着疑似8斤重的宝宝依然健步如飞的阿同学在大街小巷乱逛,我俩活生生把自己变成了山寨版的本地文史工作者,四处探访在urban renewal的进程中变得越来越飘忽的老贵阳的踪影。
我们去得最多的,是陕西路上的贵阳北天主堂。我们都没有从陕西路上的正门进去过,每次都是从一条叫做余家巷的破败老巷子走过去的。第一次去的时候,在狭窄的巷道深处突然看见北天主堂那面极其拉风的牌坊的时候,我们完全被震懵了,肚里的宝宝都激动得ban了好多下。
贵阳北天主堂始建于1789年,原名“圣若瑟堂”,复建于1875年,是贵州最大的天主堂。没有想到的是,对北天主堂的几次探访居然给宝宝造成了巨大的影......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18日 09:09

快递界的奇葩:中通

快递界的奇葩:中通

来贵阳以后,我又手贱,在淘宝上买了个小东西。买的时候,特意挑了个离贵阳最近的卖家,四川资中的。资中在成渝之间,距贵阳比成都还近。下单以后,等了好几天都没到,追踪了一下中通的运单,被亮瞎了。。。。

物流动态
2012-12-11 18:29:17卖家已发货
2012-12-11 18:50:03内江资中县 的 林小小 已收件
2012-12-12 19:06:07快件离开 内江资中县 ,已发往 成都
2012-12-13 02:15:19快件到达 成都 ,正在分捡中 ,上一站是 内江资中县
2012-12-13 02:42:45快件离开 成都 ,已发往 贵阳
2012-12-13 02:58:08快件离开 成都 ,已发往 贵阳
2012-12-13 02:58:25快件离开 成都 ,已发往 贵阳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17日 08:31

双鸡渎豆腐&ai堕落

西南一带烹饪词汇里,有个动词叫du,指的是一种烹制方式,用中火或者细火在汤汁中焖制豆腐、魔芋、血旺、鱼等食材以求深度入味。一般写作”笃“,跟江南名菜的”腌笃鲜“里的”笃“字意思相近,但貌似也不尽相同。由于是方言,du字落实到菜单上的时候,除了”笃“以外,还有各种诡异的写法,比如火字边加”笃“,火字边加”毒“,其实到底该写成什么样,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我见过的最骚囧的写法,还是这几天在贵阳看到的这个——
 

 



豆腐同学好无辜。。。
土......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05日 08:51

洪旭东再现江湖

阅读全文>>
2012年10月10日 09:16

塞维利亚腿记

塞维利亚腿记

6号一早,从科尔多瓦坐比AVE便宜很多的MD火车到了塞维利亚。之前在豆瓣里,有个在塞大读书的鸡鸡头小朋友(JJJarhead)说是要在塞维利亚Santa Justa火车站出口等我,说很好认,看见一个东方猥琐男就是他了。结果我到了以后在出口看了半天,只有我一个东方猥琐男。于是决定自己腿了,咱虽然手机木有3G,但是也懂得下个JPG格式的地图存手机里。路上鸡鸡头童鞋发短信来说起晚了。。。不靠谱啊!
路线很简单,从Santa Justa出来腿到彼拉多宫,再继续腿过14世纪的犹太人聚居的圣十字区,到世界上最大的巴洛克教堂塞维利亚大天主堂,然后到西印度档案馆、塞维利亚王宫,继续往南腿,进18世纪全球最大的烟厂——塞维利亚皇家烟厂,曾......

阅读全文>>
2012年10月09日 10:32

科尔多瓦厨艺学校&101 Tapas

科尔多瓦厨艺学校&101 Tapas
阅读全文>>
2012年10月07日 09:23

科尔多瓦-马德里-托莱多

科尔多瓦-马德里-托莱多

7号是Cosmopoética Córdoba的最后一天,我老老实实地呆在了科尔多瓦打酱油。
 

 


打酱油的主要内容要么是自己朗要么是听别人朗。如果你朗的时候别的诗人来打酱油听了,他们朗的时候好像出于礼貌也必须得去酱油一下。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这是最后一场朗诵。正在朗的那大叔,是阿根廷诗人Jorge Fondebrider,其他都是西国本土诗人,包括俩御姐诗人(最右边那个事业线其实深不可测,但是这个角度拍不出来。。。)阿根廷大叔很有喜感,一直在跟我吐槽,鄙视西班牙的西班牙语,认为阿根廷西班牙语更有表现力。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巴西诗人......

阅读全文>>
2012年10月02日 09:30

在中世纪修道院和塞万提斯住过的客栈里读诗

在中世纪修道院和塞万提斯住过的客栈里读诗

昨天是一个典型的安达卢西亚大晴天,太阳晒得人”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镶嵌着黄金和光明的东西。“可惜还是木有机会在科尔多瓦闲逛,被安排了两场朗诵。
 

今年的科尔多瓦“环球诗歌节”(Cosmopoética)主要还是以西国本土诗人为主,最大的主题是纪念西国上个世纪后半叶最重要的诗歌流派”最新主义“(Novísimo)诞生40周年。国际诗人只请了8个,分别来自埃及、苏格兰、葡萄牙、意大利、智利、阿根廷、巴西和中国。好像除了我其他每个人来头都不小,好几个都得过以该国最重要的诗人命名的诗歌奖,比如苏格兰诗人John Burnside得过T.S.艾略特奖,埃及诗人Ahmad al-Shahaw得过......

阅读全文>>
2012年10月02日 08:28

叫我怎能不爱科尔多瓦?

叫我怎能不爱科尔多瓦?

终于偷得半天空闲在科尔多瓦老城区闲逛,被亮瞎了。。。感觉下雨那天逛的完全是另外一个城市,另外一个星球。。。。这尼玛才是人见人爱的科尔多瓦!!!我很庆幸自己还要在这里呆上几天,还可以偷空像没头苍蝇一样在迷宫一样的巷道里继续游荡。。。。背包的亲们,千万不要只留一天的时间给科尔多瓦哈!



阅读全文>>
2012年09月29日 09:32

dia de perros

dia de perros

今天真是抵死坑爹的一天。早上起来,马德里就大雨大雨一直下,出门想去补拍个不远处的街景,发现自己已经在马德里看海了。。。鞋子瞬间湿透透。。。。还可以看瀑布,但凡有台阶,就有哗哗哗哗的小型伊瓜苏。街上不时听到打着伞还被淋透的西国人民大声地抱怨“Hace un dia de perros!"(”天气真糟糕“,字面意思是狗狗们的一天)。
 

秋季到马德里来看海



既然天气如此perros,不如恶俗到底。我无比可耻地拉着两枚交流僧去u了马德里郊外Las Rozas的Outlets,号称......

阅读全文>>
2012年09月28日 09:08

马德里暴走渣图

马德里暴走渣图

27号早上7点到的马德里,住下来没歇多久,10点就出门暴走了,一直走到晚上8点半。。。
累得都敲不动字了,先上渣图,明天到了科尔多瓦得空再补渣流水帐。
 

索菲亚王后艺术中心,《格尔尼卡》在里边。还有达利的masturbator


 

普拉多博物馆门外,委拉斯开兹的雕像。看到了委大爷《宫娥》原作,人生完整了。


 

......
阅读全文>>
2012年09月05日 08:14

校园周边的餐馆

校园周边的餐馆

这段时间鄙校不幸又“被新闻”了:某个5年前就已被鄙校某华管理学院解聘的教师,在微博上十分生猛地放出一条关于所谓院长、系主任在鄙校梦xx餐厅吃饭时“只要看到漂亮服务员就必然下手把她们奸淫”的小短句,大概是因为又有“食”、又有“性”还牵扯到想象中的名校内幕,颇能满足这片神奇的热土上广大网络看客的期待视野,于是这句除了餐厅的名字之外没有任何一点落到了实处的微博干嚎,居然也就被无数分不清是傻缺利比多过剩还是可疑的正义感过剩的网民当成“实名举报”了,一时间闹得沸沸扬扬。

某解聘教师说的是否是实情,轮不上我说什么,鄙校和梦xx餐厅都已经以诽......

阅读全文>>
2012年08月11日 09:26

屎翘翘了。。。

屎翘翘了。。。

今天一出门,就看见小路上有个标本状的螳螂哥。。。


 

好凄惨呢。。。他大概是想去小路对面找螳螂妹做那种“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的游戏吧,但是110厘米宽的小路他还没跨过第一道小石坎,就被坏人踩bia(第三声)了。。。默哀。。。不过没去做“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的游戏也好,反正做完了也会被螳螂妹啃掉......

阅读全文>>
2012年08月10日 08:44

残疾作家

今天在外文楼保安小哥那儿拿到一个他代我签收的快递,打开一看,是独眼大大的赤赤赤赤有名的雌著《通俗爱情》(http://book.douban.com/subject/10946179/),她的出版商递过来的。
正要放进包里走人,保安小哥蹭过来瞜了一眼封面。。。他跟我混得特熟,是个很上进很好学的好青年,指不定哪天也会出书上新闻呢。。。
保安小哥突然冒出一句:“哟,这作者是个残疾人吧?”
我一愣,再一看封面,“叶扬(独眼)著”,还真是。。。单署个叶扬或者单署个独眼问题都不大,但是“叶扬(独眼)”这个署法,在一般人看来,可不就跟“戈雅(耳聋)”或者“博尔赫斯(盲人)”一个......

阅读全文>>
2012年08月09日 09:19

残疾作家

今天在外文楼保安小哥那儿拿到一个他代我签收的快递,打开一看,是独眼大大的赤赤赤赤有名的雌著《通俗爱情》(http://book.douban.com/subject/10946179/),她的出版商递过来的。
正要放进包里走人,保安小哥蹭过来瞜了一眼封面。。。他跟我混得特熟,是个很上进很好学的好青年,指不定哪天也会出书上新闻呢。。。
保安小哥突然冒出一句:“哟,这作者是个残疾人吧?”
我一愣,再一看封面,“叶扬(独眼)著”,还真是。。。单署个叶扬或者单署个独眼问题都不大,但是“叶扬(独眼)”这个署法,在一般人看来,可不就跟“戈雅(耳聋)”或者“博尔赫斯(盲人)”一个......

阅读全文>>
2012年08月08日 09:21

平底锅

刚游玩泳在更衣室里,撞上一拨五、六岁的小屁孩儿,刚上完游泳班的。
有个小孩儿奶声奶气地说:咱以后多联系啊!其他小孩儿纷纷赞同。
又有小孩儿问:你们都叫啥名字啊?大家稀里哗啦地报出各种奇怪的00后名字,我都觉得难记,也忒难为小朋友们了。。。
奶声小孩儿显然晕掉了,就提议:咱还是都说说自己的外号吧,好记。
小孩儿们又稀里哗啦地报出了一大堆外号,确实挺好记的。“我外号叫狮子!“”我外号叫奔驰!“”我外号叫神七!“有个小胖孩儿弱弱地说:“我外号叫平底锅。”
小朋友们突然都不出声了,全都饱含同情地看着平底锅小朋友。。。就像我们同学聚会上的......

阅读全文>>
2012年08月03日 08:36

库拉索!

库拉索!

小时候,我是个世界地理控,除了爱看《丁丁历险记》,就是一本被我翻得稀烂的世界地图册了。10岁那年,我们家还买不起电视,我端了个小板凳在邻家院子里看洛杉矶奥运会开幕式。我最兴奋的时刻是各国代表队冗长的入场环节,其他人这个时候都在专心打蚊子或者打瞌睡,我却被一次又一次触到了爽点:每听见一个平时不怎么听得到的国名,我就有一种用竹制的挖耳勺从耳朵里掏出一块耳屎的欣快感。

就像每次掏完了耳朵我都喜欢用一个小火柴盒把耳屎攒起来一样,那天晚上我也强行记住了很多鸟不拉屎的国名,把它们放进了我脑子里一个看不见的小火柴盒里。第二天,我挨个从脑子里的小火柴盒里拿出那些拗口的小耳屎来,在世界地图册上一一......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26日 08:32

三辆车

昨儿跟一德国老爷子聊天,他是前西德的,76-80年在P大历史系留学,是当时为数不多的拿到天朝宫廷奖学金的资本主义高帅富青年。

老爷子提到一件很有趣的事。当时的留学生还不住勺园,而是住在南门里面的26楼。那时候26楼前面常年停着三辆大车,用来接楼里的留学生们去参加各种“谢主隆恩”的活动。老爷子说,这三辆车可不能随便坐的,谁坐哪辆车,大有讲究。、

一开始,1号车是阿尔巴尼亚、越南、朝鲜留学生的专车,2号车属于不信圣卡尔教的亚非拉穷兄弟,而所有除阿尔巴尼亚以外的欧洲留学生,不管是铁幕东边还是西边的,统统都挤在3号车上。无论去哪儿,都是1号车威风凛凛地走前面,2号车居中,3号车不但是最后,到......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23日 08:24

在帝都体验灾民生活

在帝都体验灾民生活

昨晚7点多,还没吃完饭,就发现停水了。外面雨下得哗啦哗啦的,家里居然停水,实在是太悲摧了。开始以为暂时停一会儿就会来,过了半个小时,发现还没来水,我就开始打P大维修中心的电话,预料之中的占线。因为洗不了碗也洗不了澡,我有些狂躁,强迫症似的不停地打维修中心的电话,大约过了一个小时,终于打通了,说是P大的泵站被淹了,不知啥时候修得好。还说我们蔚秀园还算幸运的,电还没断,好些楼电也木有了,双停。
还好家里还有一桶饮水机上的纯净水,接了点水刷了刷牙,用阿同学的卸妆水洗了洗脸,洗漱喝水倒问题不大。关键是。。。木有水冲厕所啊!!!几泡嘘嘘下来,厕所里就已经臭不可闻了。。而且在网上看了那么多壮观的帝都......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