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续冬 > 我的猥琐客串生涯

我的猥琐客串生涯

最近也不知怎么回事,几年前被一损友拉去客串的囧片《孔子秘密档案》又被人在网上翻出来了,加上我的学生王三土最近的坑爹片《此间的少年》里又有我猥琐而悲壮的酱油戏,走学校里经常被记不得姓名的孩儿们叫住:“老师,我看了你演的朱聪啦!好猥琐!”然后没走几步又被叫住:“老师,我还看了你演的董仲舒啦!无敌猥琐!”弄得我直想在未名湖上砸一冰窟窿钻进去。

仔细想想,由于交友不慎,我还真当过好些次猥琐穷众演员。我第一次客串好像是在1995年,那时候还在P大念本科,可是天天跟圆明园画家村儿里跟一帮画家瞎玩儿。有俩温州来的画家兄弟,哥哥画画兼做点生意,赚了不少钱让弟弟全心玩艺术,他俩是村里的贵族了,伙食开得很华丽,所以我经常去他们家蹭饭,算是这哥俩的门客了。要说这温州人民想法还真挺不一样的,都出来混艺术了,还琢磨着评个“温州十大杰出青年”。当哥哥的一门心思让弟弟当“温州杰青”,光是画画还不够,怎么办呢?这哥哥砸了一大笔钱,来拍一部号称要送欧洲参展的地下电影,跟导演说好了,让弟弟当男一号。

这部奔着“温州杰青”去的片子,导演请的是一个当时名叫王亡的四川人。这哥们儿此前拍过一部地下纪录片,《我毕业了》,讲经历过1989年某件事的大学生毕业生的。这部”温州杰青“片算是这个王亡的第一部剧情长片。我作为温州哥俩的门卿,连片子是拍什么的都不知道,就稀里糊涂被拉去当穷众演员了,演一酒吧里喝酒玩骰子的青年酒鬼乙。我记得特清楚,那场戏是在P大东门外边迟耐的老汉字酒吧里拍的,跟我演喝酒玩骰子对手戏的青年酒鬼甲在片里居然还有个很二的名字,叫电子。这个电子的扮演者叫做孟京辉。王亡几乎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导片子,所以不到一分钟的戏,我和叫做电子的孟京辉竟摇了整整一晚上的骰子,这导致:1)这辈子我再没玩过骰子;2)多年后我一见孟京辉的名字脑子里就冉冉升起”电子“俩字儿。

这次酱油经历让我深切地体会到,为神马越是烂剧组就越是绯闻不断,在无休无止的ng的间隙里,不搭个讪简直没法儿活下去。我这么一穷众演员,当晚就搭讪到了剧组里的服装妹,其他非穷众演员自然更不用说了。

后来我完全忘了这部片子的存在,直到2005年,我从巴西回来以后,有一哥们儿向我抗议,说他有一天去租碟,看见有一张叫《处女作》又名《贴身欲女》的片子,封套看着不是毛片也是三级片的路数,艳光四射的,号称是中国第一部女同电影,就迫不及待借回家准备独自达菲鸡,后来发现介奏是tmd一坑爹实验片,要嘛没嘛。他快进到了结尾也没有任何达菲鸡的配料,不过,他很意外地在片尾的卡司里面看见了我的名字,然后再倒回去挨个找,终于在酒吧骰子戏里看到了我那十几秒钟的酱油身影。我后来搜索到,王亡改叫王光利了,这《处女作》还真让他混了个把犄角旮旯的小奖,而且他已经成功转型为商业片导演了,导了《血战到底》之类的土片。

1996年,我兄弟一根猫从P大法律系流窜到了电影学院去学导演,我就成了丫的御用猥琐客串。我印象最深的是丫拍过一版《未名湖是个海洋》的土MTV,我和一帮矬男陪着许秋汉出演。其他人给的镜头都特威风,披着黑风衣戴着黑墨镜叼着天坛烟无比屌地从草坪上走过,唯独把剧猥琐的开场镜头分给了我:让我穿着宜而爽牌秋衣秋裤从一床精斑累累的被子里醒来,圆睁着两只空洞无神的大眼睛望着毫无前途的窗外,桌上摆着我一哥们从南方捎过来的《龙虎豹》(那年头的过来人都懂的),还特意摊开了,一只油乎乎的蟑螂正奋勇地从画页上的土骚大腿间爬过,一根猫及时地捕捉到了这个天赐的特写。

我大约还在一根猫的其他小电影里饰演过在北京街头向米国残疾老嬉皮兜售唐三彩的河南人、在未来世界里因盗窃故宫的马桶不幸被捕并且被带到一台怪机器面前接受审判的小偷,等等。总之,都是些很猥琐的酱油客串。

2005年,我又被我兄弟张小北拉去客串了一组被称为”赳客电影“的小囧片,演一个受尽学生欺负的猥琐老师。演我学生的个把女北漂,我后来好像在一些很浪骚的土电视剧和山寨电影里看见过,也都还是进不了卡司的穷众演员。张小北当时很看重这组小片,把它视为自己导演生涯的起飞跑道。5年过去了,张小北还是米有做成导演,但是成功地变成了金牌打手、影评达人和”青年意见领袖“。

至于那个贻害四方的《孔子秘密档案》,是07年被我的学长孙建敏拉去客串的。我这学长写得一手很牛逼的小说,可是现在大家都宁愿看傻逼电影也不读牛逼小说了,所以他就踅摸着转型做导演,跟着贾樟柯混了几年,偷了些拳脚。我一向敬重孙建敏学长,觉得他为人厚道,肯定不会像一根猫那样编排我,于是就答应去他的处女作《孔子秘密档案》里打酱油了。没想到。。。。丫竟然要我演个男女通吃的似gay非gay的奇怪物体。。。还有穿着猥琐睡袍的三人床戏。。。三人中那女的,还是演《盲井》里面那正面全裸发廊妹的。。。总之,拍完以后我就自动删除了脑中的这段暗黑记忆。

相比之下,我穿一背心儿光着瘦肩膀操着山寨版江浙腔国语在王三土的《此间的少年》里客串的朱聪还算是猥琐段位最低的了。但猥琐终归是猥琐,所以当王三土短信我说,《此间》的正式发行版决定把我的戏删掉的时候,我兴奋地回复——好!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