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续冬 > CCAV送夜宵记

CCAV送夜宵记

被CCAV新闻频道忽悠去做嘉宾。本来AV们答应得好好的,让我初一一大早从贵阳飞回来,后来丫们怕航班延误,死活给我买了年三十晚上的机票,我就这样在灰机上过了一个无比诡异的除夕——电视里年年放的年三十晚上的灰机火车上给红包给饺子给表演节目神马的全是假的全是假的,除夕夜的灰机餐比平时还难吃!不过灰机里还是很欢乐的,因为年三十晚上的机票超便宜,所以灰机里塞了一群背着铺盖卷准备初一一早到某广场看升旗的旧毡帽朋友们。。。

至于直播的那节目,大家也都看见了,除了一囧字米啥可说的。虽然以前咱也做过好几年山寨主持人,但那都是录播,俺还从来米有在CCAV这片盛产新闻联播体的热土上玩过直的,饶是我脸皮再厚,开头一截也架不住有点小紧张,弄出一个数字口误。后来口活倒是利索了,又没留时间给我喷了。

倒是进演播室之前在CCAV新闻中心的化妆室里比较有喜感。AV们早早地就让欧阳夏丹童鞋把我带到化妆室里候着了,夏丹童鞋梳妆打扮的时候,我闲得蛋疼,又不能抽烟,只好跟围坐在沙发上很呆滞地看着凤凰卫视的几个姑娘搭讪。搭着搭着,我突然发现那几张脸全是CCAV上的熟张,平时偶尔在电视里看见这些脸们的时候,总是和一些很符合老干部审美趣味的造型联系在一起的,但眼前这些脸们穿的可都是一水的潮T加黑丝,而且身材还都挺像二线毛星的,CCAV之所以叫AV的真相原来在这里!

我有深度的电视厌恶症,所以即使觉得这些脸们有着躲不过的眼熟,也叫不出名字来,只知道有一个是新闻联播的主播LZM,她和电视上的造型差别最大,美腿啊!LZM童鞋还是很友善滴,丫们那化妆室里没一次性纸杯,每个人都用自己的杯子,我渴得到处找杯子的时候,LZM童鞋帮我拿了一个碗。。。我觉得她们也挺不容易的,沙发前面的桌子上堆的全是快餐饭盒,从剩的残渣看得出吃的都是很悲催的鸡蛋西红柿面。LZM童鞋好像是在那里等给晚间新闻配音,没人叫她的时候,她就在沙发上很蛋疼地玩手机游戏,一有人叫她,就跑到对门的录音室去录那么一条字正腔圆的新闻联播体,然后再回来继续蛋疼地玩手机游戏,坐等下一条口活。你想想,这场景,前面是一排没有理发大工的化妆镜和椅子,后面的沙发上呆坐着一群二线毛星般的姑娘在百无聊赖地等着什么,要是门口再有一转灯,绝逼是一标准的问题发廊啊!后来走进来一猪头,这我倒知道名字,新闻联播的ZHM,晃了晃就走了,那情形也跟问题发廊里走进一挑三拣四的猪头似的。

特别囧的是,有个熟脸的妹妹很愣地冲进来,冲着我就问:“叶箫来了吗?叶箫来了吗?”我以为又是叫人去做口活的,和我没有一毛钱关系,没想到那妹妹还是冲着我问:“叶箫来了吗?”我只好回答:“我是来打酱油的,我不认识叶箫。”然后沙发上的LZM就笑疯过去了。。。她说人是在问夜宵来了吗,因为夜宵一般都送化妆室里。原来我被当成送夜宵的了。。。。

 



推荐 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