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续冬 > 神奇的蹦蹦之旅

神奇的蹦蹦之旅

昨天傍晚帝都交通大崩坏,我从五号线某站出来,要去赶个局,放眼望去满街都是龟速行进的车,就下定了决心腿过去。还没腿几步,一蹦蹦凑了过来,砍了砍价,愉快地坐了上去。

开蹦蹦的老哥们儿比的哥话还多,一开始就抡圆了气势,把帝都的交通、物价、吏治一顿猛踩。为了配合他的激情,我也临时扮演了一下帝都土著,忆了忆往昔骂了骂现如今。

聊着聊着,老哥们儿就聊飞了,开始跟我吐槽。说他定点在某地铁站门口趴蹦蹦活儿趴了好几年了,一开始老有警察来抓,后来有一帮警察跟他商量,平时可以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到一些特殊时期,上头要求各派出所各分局完成抓人指标的时候,这老哥们儿得配合一下,进去蹲五天,帮忙凑凑”轻微扰序“的指标。

这老哥们儿还真答应了,以为大不了每两三年进去蹲五天,没想到从08年以来,每过几个月就能碰上各种名目的特殊时期,点儿背的年份,一年之内就进去蹲了三个五天。不过,老哥们儿说,像他们这种帮着凑指标的”协议犯人“,和那种真抓进去的待遇是不一样的,那五天吃得特别好,大鱼大肉的伺候着。每次跟他一起关在特殊待遇囚室里的”狱友“也几乎都是固定的,北京站、西客站门口介绍旅馆的,大街上发小广告的之类的,全都混熟了。

合着坐牢也是一种职业了,就跟土片里的群众演员、土电视节目里的现场观众似的。

我说,既然在里面待遇还不错,平时也不用担心被抓了,不也挺好的吗。老哥们儿说好什么呀,谁没事愿意每年两三趟去牢里面渡假去?然后就继续骂zf骂时局,把他一个正派体面的爷们儿变成了一个居然觉得坐五天牢还挺享受的二逼。。。我又继续陪着他骂。。。。

蹦蹦拉到地方了以后,我突然发现钱包里木有零钱了,只有昨天挂掉的那个老怪物若干,于是要求去旁边的烟摊换点零钱给他。老哥们儿high劲看来还没过,一个劲儿地说,算了,甭给钱了,今儿聊得这么开心,谈钱伤感情。我以为他是说着玩的,坚持要去烟摊换钱,结果一转身,老哥们儿就开着蹦蹦绝尘而去了。。。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