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续冬 > 10月3日付家台(珍珠湖路口)-珍珠湖-珠窝火车站暴走记

10月3日付家台(珍珠湖路口)-珍珠湖-珠窝火车站暴走记

原本想去暴走前几年走过的永定河峡谷旧庄窝-幽州段,但现在开往那边的“站站乐”绿皮车时间被调整得很悲摧,不适合当天往返。这条付家台-珍珠湖路线也是在永定河峡谷内,因为去的时候可以坐远郊公车,回来的时候可以在珠窝村坐返京的火车,一天搞定很easy,就选了它。
一大早带着12枚小友(含一枚法兰西科幻男)从苹果园坐892哐当了俩小时到了付家台,就开始了12公里的暴走。前7公里还不错,路边都是永定河畔的湿地地貌,有山有水有芦苇,虽不比南方嵯峨隽永,但在灰头土脑的帝都郊外,能有这点小景致已经不容易了。
 

清清水湾欲把直人掰弯
清清水湾欲把直人掰弯

遍地芦苇但jj不能痿
遍地芦苇但jj不能痿

这个小河湾还蛮适合野战的。。。
这个小河湾还蛮适合野战的。。。

7公里之后就离开了河道,两边只有略显乏味的北方小荒山。好在还有一只屎壳郎,在路上兢兢业业地滚着粪球,引来12位学术型暴走青年的深度膜拜,他们正试图总结、提炼出攻克论文难关的屎壳郎精神,一辆飞驰而过的小车车瞬间把屎大师碾屎了。学术型暴走青年们于是集体黯然了,感喟学术的虚无、生命的虚无乃至宇宙的虚无。
 

屎大师生前遗照。暴毙惨状详见http://www.douban.com/photos/photo/1238598030/
屎大师生前遗照。暴毙惨状详见http://www.douban.com/photos/photo/1238598030/

屎大师命陨的同时,它的学术成果粪球也被压扁了。一列火车适时地开过了头顶的铁路桥,汽笛呼啸着“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沉痛口号,强烈地表达出了对屎大师的怀念之情和对残害知识分子的邪恶势力的有力抨击。
 

缅怀屎大师的火车甲
缅怀屎大师的火车甲

在9公里之前,一路都有民间野生的酸枣可摘,到9公里之后,开始出现了乡亲们种的大枣,但均被篱笆围住。想起上次在幽州村暴走时一路撸大枣的光辉往事,我忍不住准备翻越篱笆图谋不轨,但下一幅图的现场把我深深地震撼了,我瞬间放弃了偷枣的企图。
 

珠窝村乡亲们以在路边扒鹅皮的实际行动告诫偷枣者:俺们会扒皮,偷枣须谨慎。
珠窝村乡亲们以在路边扒鹅皮的实际行动告诫偷枣者:俺们会扒皮,偷枣须谨慎。

过了珠窝村,再走一段路就到了所谓的珍珠湖,实际上是官厅水库下游的一个吃残水剩流的rua水库。我们在湖边吃了一顿很拉风的野餐——法国科幻男带来了鹅肝酱,而本土科幻女王夏笳则带来了土耳其cheese,当然,还有我带的张君雅小妹妹。后来就是坐船,在rua水库里瞎转悠。
 

珍珠湖。对帝都周边的美景如果不抱太高期待的话,还是很容易被满足的。
珍珠湖。对帝都周边的美景如果不抱太高期待的话,还是很容易被满足的。

在船上膜拜铁路控必拜之丰沙线七号桥
在船上膜拜铁路控必拜之丰沙线七号桥

手中无波,但眼中有波光
手中无波,但眼中有波光

下得船来,一部分累瘫了的学术型暴走青年在香港仔雷蒙阿德的带领下打起了港式低幼扑克,另有5壮士或壮妹随我继续去湖边的栈道暴走了来回5公里。
 

湖边栈道
湖边栈道

缅怀屎大师的火车乙
缅怀屎大师的火车乙

后来,太阳他妈叫他回家吃饭了,我们也该滚回帝都了。我们腿到了珠窝村对面的珠窝火车站,等到了张家口南开往北京西的过路火车,在餐车上混了俩小时,就默默地消失在帝都汹涌的人海里了。。。
 

门头沟地界的珠窝小站居然是台式小清新范儿的
门头沟地界的珠窝小站居然是台式小清新范儿的

《十三刺客》之蛋疼候车版。露天的候车阶梯好像县城中学体育馆的观众席。
《十三刺客》之蛋疼候车版。露天的候车阶梯好像县城中学体育馆的观众席。

人民摄影师刘屁文,更多报道请看屁文相册:http://www.douban.com/photos/album/57589881/
人民摄影师刘屁文,更多报道请看屁文相册:http://www.douban.com/photos/album/57589881/



推荐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