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续冬 > 在帝都体验灾民生活

在帝都体验灾民生活

昨晚7点多,还没吃完饭,就发现停水了。外面雨下得哗啦哗啦的,家里居然停水,实在是太悲摧了。开始以为暂时停一会儿就会来,过了半个小时,发现还没来水,我就开始打P大维修中心的电话,预料之中的占线。因为洗不了碗也洗不了澡,我有些狂躁,强迫症似的不停地打维修中心的电话,大约过了一个小时,终于打通了,说是P大的泵站被淹了,不知啥时候修得好。还说我们蔚秀园还算幸运的,电还没断,好些楼电也木有了,双停。
还好家里还有一桶饮水机上的纯净水,接了点水刷了刷牙,用阿同学的卸妆水洗了洗脸,洗漱喝水倒问题不大。关键是。。。木有水冲厕所啊!!!几泡嘘嘘下来,厕所里就已经臭不可闻了。。而且在网上看了那么多壮观的帝都看海图片之后,我有点像麦兜一样,感动得想便便了。。。为了不给家里制造更多的气味,我决定把麦兜式感动死死憋住,等来水了再说,先躺下睡了。。。
半夜,阿同学也不知是梦游了还是怎么着,突然把我叫醒,说来水了!我激动得冲进厕所准备立即释放感动,结果发现是阿同学幻觉了。。。
早上起来,还是木有来水。想了半天,决定“去他的巴西”,也就是去我在静园六院的巴西中心办公室,到那边的洗手间里去洗漱+释放感动,因为有P大的小盆友们说,学校里好像来水了。刚推开门,就看见对门的大叔大妈拎着各种开水瓶水壶从外面回来,说P大的畅春园蔚秀园都不知道得断水到啥时候,一大早楼里的老头老太太们都端着各种家伙到周围有水的小区背水去了。。。
我往P大西门赶的路上,终于实现了在小区里就地看海的伟大愿望——
 

 


 

 


 

 


 

 


 

 


在蔚秀园门口的早点摊上,我看见了从未有过的奇观:买早点的人排起了长龙,早点小妹不停地高呼,“要小笼包的得等一个小时啊,前面还排着上10笼呢”。据说这是因为不但家里没水做不了早饭,旁边的食堂也都因为断水不开了。
进了P大西门,看见那个有拱桥的小池塘已经漫上了旁边的草地。。
 

 


 

 


有几尾锦鲤在草地里游啊游,我想去拍来着,结果好像迫切需要感动了,于是就直奔六院。没想到半路碰见六院的小保安,说六院也停电停水,他正带着毛巾牙刷去外文楼逃难呢。
于是我只好转到了外文楼,真好,水电都有。我无比畅快地便了一个,量大得足有半盆之多,听见水冲便便的声音,我觉得那是世界上最美妙的音乐。我其实也带着洗漱用品,在外文楼卫生间里洗漱的时候,保安小哥一直在跟我聊从其他楼的保安小哥那里传递来的情况简报:办公楼断水断电,化学北楼断电,考古文博院还不错,有水有电。。。
折回蔚秀园小区的时候,看见好几个邻居大叔从西门斜对过的公厕里出来,有一大叔在劝另一个正要去的大叔说:别去了,那边也没水,这阵儿屎都快堆到屁股墩儿了,那味儿啊。。。(数小时后刘寅同学反应说那公厕已经来水了,他在那里愉快地感动了)
小区的大银杏树底下,歪歪扭扭地贴了张居委会的告示:“后勤领导很重视,表示要全力维修。如果修不好,居委会再想其他办法。”这个“如果修不好”看得我拔凉拔凉的,于是我果断决定,回家叫醒还在梦中冲厕所的阿同学,背上家里所有能背的bason和container,去外文楼扛水去。
由于平时基本没断过水,俺们家缺乏最基本的背水神器——那种带把的某夫山泉水大空桶。想来想去也想不出其他合适的container,只好把煮汤的大铁锅端上了。。。绝逼比某夫山泉能装!还弄了上十个大大小小的水瓶水杯乐扣乐扣,悲壮地上路了。。
背水回来的路上,看见小区里的街坊不是拿着空桶出去求水的,就是拎着洗漱包找地儿蹭洗漱的,跟过节一样热闹。。。阿同学突然生出了忏悔之心,说“小时候家里断水的时候,我总是家里便便最多的人,爸爸妈妈背回来的水多半都用来冲我的便便了,现在想起来好过意不去呢”。。。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