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续冬 > 在中世纪修道院和塞万提斯住过的客栈里读诗

在中世纪修道院和塞万提斯住过的客栈里读诗

昨天是一个典型的安达卢西亚大晴天,太阳晒得人”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镶嵌着黄金和光明的东西。“可惜还是木有机会在科尔多瓦闲逛,被安排了两场朗诵。
 

今年的科尔多瓦“环球诗歌节”(Cosmopoética)主要还是以西国本土诗人为主,最大的主题是纪念西国上个世纪后半叶最重要的诗歌流派”最新主义“(Novísimo)诞生40周年。国际诗人只请了8个,分别来自埃及、苏格兰、葡萄牙、意大利、智利、阿根廷、巴西和中国。好像除了我其他每个人来头都不小,好几个都得过以该国最重要的诗人命名的诗歌奖,比如苏格兰诗人John Burnside得过T.S.艾略特奖,埃及诗人Ahmad al-Shahaw得过卡瓦菲奖,智利诗人Javier Bello得过聂鲁达奖,我混迹在他们中间,酱油感盎然。
 

这些“国际诗人”里面,最好玩的是John Burnside,一个嘴里总是在不停地嘟囔的没脖子胖大叔,在高帅富大学圣安德鲁斯大学执教,以前当过程序员。。。他对科尔多瓦很带感,因为他的蜜月就是在科尔多瓦过的。他关心的问题很多,一会儿跟西国人民探讨加泰罗尼亚的独立公投和苏格兰独立诉求的差异,一会儿又跟我侃他最近在写的一篇长文——研究米国六十年代一个激进的左派学生运动“地下气象员运动”(Weather Underground)的来龙去脉。
 

无独有偶,巴西大爷Antonio Miranda也是搞计算机出身的,很巧的是,他居然是我曾经混过的巴西利亚大学的信科系教授,他居然一开口就问我,2004年左右是不是经常在巴西利亚大学的RU餐厅吃午饭。。。他说他虽然不认识我,但是当时对那个留着长头发的东方猥琐男印象很深。。。他的资历很老,属于巴西军政府独裁期间被流放的那拨人。。。
 

埃及大叔Ahmad al-Shahaw也很有趣,保持着第三世界诗人搞国际社交的独特习惯,带了一堆埃及小土特产挨个分发,送给我了一大张很漂亮的埃及莎草纸画。Ahmad大叔对科尔多瓦这座曾经的穆斯林大都会很有爱,但略有不满的是,他觉得科尔多瓦对8到13世纪期间该城的阿拉伯语诗歌遗产重视得不够。Ahmad大叔看上去超有黑老大范儿,拇指粗的金链、硕大的金戒指、西装的领角还镶着金边,我很担心他在西国会不会被抢。
 

智利胖哥Javier Bello去年跟我一起去过青海,算是老友了,丫的大胡子已经留出了《哈利·波特》里的半巨人海格的效果,他非常怀念去年在青海吃到的牛羊肉,也非常怀念去年时常伴在他左右的范晔范百孤,我脑海里瞬间浮现出海格和范晔手拉手在一起的画面。。。
 

昨天的两场朗诵,地点都很亮。中午是在一座中世纪的大厅里,原来属于科尔多瓦圣保罗皇家修道院的一部分,现在改造成了一个专做文化活动的场地。晚上的朗诵在著名的马驹客栈(Posada del Potro),这家客栈在数百年间一直是行走在马德里和塞维利亚之间的旅人最佳的打尖歇脚之处,富豪与毛贼都爱在此出没,像是个西国古代的新龙门客栈。贡戈拉、克维多、塞万提斯都住过这家客栈,也都把它编排进了各自的书里。据说,在《堂吉诃德》里,塞万提斯至少有四次提到了科尔多瓦的马驹客栈,说这里江湖险恶、毛贼如云。我在网上查了一下,貌似杨绛的译本将之译成了“果都巴的石驹区”。。。在这样一个客栈里亮嗓子的时候,总有堂吉诃德附体的诡异感。。。


阳光下的科城
阳光下的科城

市议会旁边的罗马立柱遗迹
市议会旁边的罗马立柱遗迹

俺酱油朗诵的修道院
俺酱油朗诵的修道院

在这样的地方朗诵,想不狗血都难。。。
在这样的地方朗诵,想不狗血都难。。。

俺酱油朗诵的“马驹客栈”庭院
俺酱油朗诵的“马驹客栈”庭院

夜晚的马驹广场
夜晚的马驹广场

马驹广场附近的街角
马驹广场附近的街角

午夜科尔多瓦
午夜科尔多瓦

这个beng地妹子是负责照顾“国际诗人”们的志愿者。。山寨版的安吉丽娜·朱莉有木有。。。
这个beng地妹子是负责照顾“国际诗人”们的志愿者。。山寨版的安吉丽娜·朱莉有木有。。。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14